人间一天 岁岁年年

作者:一个守望稻田的牧羊姑娘

现在的我,正安静的躺在酒店洁白的床罩上,一天的欣喜和疲累,直到这一刻才得以舒展。

      海拔四千八百米的风暴,呼哧呼哧拍打着玻璃门框,房门外传来餐厅老套的流行歌曲《这该死的温柔》,这风可一点不温柔,不仅割脸,还割屁股。

      我望着天花板,回想八年前也是这条路,那时候逃避的东西可太多了,那时候路还没这么好,那时候连人影也不多,那时候也是哭着鼻子一路到叶城…

     而今咫尺之间,单枪匹马,又孤独的走了一次回头路,没有可逃避的事情了,道路变得又宽又阔,小镇上的泥房子换了新装,整齐又洁白;好像一切都变了,又好像什么都没变。

       除了像白痴一样一路高歌,还猛然自语;湖水碧蓝,天空湛蓝,如果不是远山之隔,属实难分彼此;它们那么相似,让人一度误以为,也许天空的蓝是本身就是湖水的梦想。

       偶有沙尘暴在远山匆匆做了即兴表演,为他热爱的这片土地起舞表白,心迹未明,却被一阵狂风敛了下去,有些不甘,却也不得不从。

       沙砾之巅,一群人在玩闹拍照,我蹲坐在石墩之上看着他们置身与湖面之间,远山之中,人影渐行渐小,黑白相间,点点串联。

       正如我看到了自己的渺小,也是尘世的一颗黑子,渴望着在这沙尘飞扬的红尘里,逃脱风的拥抱,去撒下自己的种子,在土壤里生根、发芽、开花、结果。

       很多时候我会想,大概我是佛祖最珍爱的那粒沙砾,不甘心太过平淡的生活,离开佛祖的庇佑,偷跑到这天上人间,就想撒泼打滑的无理取闹一番,佛祖最终还是拗不过我,也随我自乘开花结果。

      时间仿佛被拉的很长,长到好多故事怎么讲都没有尽头;时间仿佛又很短,短到来不及去拥吻热爱故事就消失在人海里。

      孤独的大多时候,是爱死了这说不清道不明的人间,今夜突然妄想表白一番,却没有实适宜的对象。那就算给未来吧。

      我可能是你未来的女朋友,我也算是个有故事的人,故事里有江河湖海风雨四季,可是遇见你的那一天,我的眼里再无江湖四季,只有你。 我喜欢秋天,秋天里我见过许多人,听过很多故事,也看过许多风景,闻过千翻硕果的味道,见过各式各样的云彩,可我从来没见过你,因为见过你之后,我的心会扑通扑通跳,我的手会抖,我会脸红,也会紧张;我想我可能是喜欢上你了,那一刻我只想奔向你,只想拥抱你,一起奔向那个被称为爱情的白日梦。

      我喜欢山也喜欢海,我喜欢缠绕着海的山也喜欢依附着的山的海,但是我更喜欢你,胜过这世上的山河湖海的四季,我喜欢你,只是因为我眼里只有你,再无他人。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